快捷搜索:

专访宋玺:北大走出来的90后巾帼陆战队队员

她是从北大走出来的女子侦察兵,2018年11月10日,她被中央宣传部和退役军人事务部评为2018年“最美退役军人”;她曾是亚丁湾护航唯一女陆战队员,赴亚丁湾、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,总书记说,她就如同电影《红海行动》中的那名女兵。

她就是94年的山西姑娘宋玺。


弃笔从戎之前,她的履历已经足够精彩,作为北大的一年级高材生,她已经拥有了“学霸”的高光时刻。

然而北大其实并非她最初的梦想。

她来自山西长治,出生于军人世家,父亲曾是38军的一名军人。她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,对军人这个职业有着特殊地向往。

她从小就是别人眼里的假小子,不喜欢玩娃娃,就喜欢玩具枪,所有的压岁钱都用来购买“武器装备”,在家打易拉罐,出门打树叶。

高考前,她打算报考军校,但却被父母强烈“扼制”了,妈妈希望她能够在普通高校完成学业,过一个安稳的人生。

普通高校的定位也没有让宋玺止于普通,她把北大选为了高考第一志愿,这在其它同学看来是一个非常冒险的选择。但是她的理由也十分简单:我妈觉得北大不错,我也觉得北大挺好的,我就想考北大。

2012年,她被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录取。与此同时,她还加入了北京大学学生合唱团。2014年,她作为合唱团领唱参加拉脱维亚的第八届世界合唱比赛,为中国赢得了两枚金牌。

此外,她还是活跃在学校舞台上的戏剧达人。

尽管如此,缤纷又精彩学校生活并没有削弱她从军的梦想。


不爱红装爱武装

大三时,海军在大学征收义务兵,她瞒着家人偷偷报了名,在一切落定,就要步入军营时,她才通知父母。

妈妈得知后立刻炸了锅,联合老师一起给她做工作:“报国的道路有千万条,不一定要去当兵。”

但她的态度也极其坚决:“我不是一时冲动,也不是为了去镀金,当兵是我21年来最认真对待的一件事情。”

最终,她的坚持获得了胜利。2015年,她以大三学生的身份正式入伍,前往南海舰队某新兵训练基地开始了部队生活。

跨入军营,她面对的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从蜜罐里的天之骄子,到纪律严明的军营,她遇到了巨大的挑战。

入伍三个月,由于不适应,她暴瘦了20斤。


但是,她并没有因为女性和北大学生的身份得到“优待”。“大家会对你更加严格,因为你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你要想到他们给你的定位是,你读的书比别人多,你应该懂的事情也比别人多,你应该做得比别人更好。”

第一天报到时,她手插裤兜东张西望,新兵指导员不留情面地批评她:“你这丫头怎么插着个兜,没个兵样?”

这句严厉的批评让她瞬间意识到,自己距离一名优秀的兵还相去甚远。

军队高强度的训练和作战任务对于女性的确是一个挑战,在我国,女兵训练即便是生理期也要坚持。训练科目与男兵相比别无二样,但在具体数值上针对女性身体状况会有所下调。

她暗下决心,既然选择当兵,那就要当最好的兵。

从此以后,训练中的她“二”得不一般,哪怕是半月板受伤,疼得钻心,只能扶着墙走路,她也从不喊一声疼。战友劝她喊出来会好过一些,她却说:“喊疼是很丢人的一件事,宁可冒汗掉泪也绝不喊疼。”

自此,战友送给了她一个“美丽的绰号”:“宋小二”。她很喜欢这个绰号,至今,她的微博昵称都是“宋玺小二侠”。

亚丁湾护航编队里唯一的女陆战队员

训练期间,战友邀请她一起去当文艺兵,对于她来说,当文艺兵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。但是她却再次暗下决心,她要去海军陆战队,要去当最优秀的兵。

但班长认为她肯定去不了,海军陆战队是海陆空一体的部队,能去那里的人基本上意味着要十项全能。

班长的质疑,再次激发了她的“二”劲,她主动要求增大训练强度。别人做100个俯卧撑,她就做两百个;别人白天训练晚上休息,她晚上继续加练。

她是真的拼了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用汗水向指导员证明,男兵能做到的,她同样可以做到,她就是最好的兵。


2016年,她成功通过考核,成为了一名特战队员。12月,她被选拔为第25批赴亚丁湾护航编队里唯一的女陆战队员。

护航任务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,护航编队的特战队员在她心目中都是伟大的英雄,她一直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,即使成不了,沾沾边也是好的。

海上护航任务,着实不轻松。

第一次出海执行任务的时候,她本想好好表现,可是一上船她就开始晕,而且吐得一塌糊涂。然而她再次用一种很“二”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难题:假装不晕。她给战友唱歌、讲笑话,一段时间过后,她还真的不晕了。

执行的任务中,让她最难忘的还是那次索马里海盗抓捕行动。

2017年4月8日晚,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接到图瓦卢籍OS35号货船的求救:他们遭海盗劫持,船上19名船员的生命危在旦夕。

她所在的玉林舰立即前往解救。虽然在后方负责保障,她的心一直为出任务的战友担心。

16名中国特战队员最终将19名船员安全解救。被解救的叙利亚船员身披五星红旗大喊:“谢谢你中国。”那一刻,她作为一名中国军人,感到无比自豪。

2017年,她结束了两年的从军生涯,重新回到北大读书。虽然脱下了军装,但她依然心系部队。


女孩,你的青春可以无悔

“穿过军装之后,我心里始终有一个信念,无论在哪里,要能担当一些东西,要奉献一些东西。”

对于退伍后铺面而来的奖项,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她担心自己稚嫩的肩膀承受不住如此多的荣誉;

但是,她时刻关注着女性力量,只要能够为女性力量的存在证明,她愿意随时发声。

她的出现,不禁让我们思考,女孩的青春,该怎样度过才算无悔?

当一个领域中的女性占比几乎为零时,你是否也能像她一样,倔强地拼尽全力,为自己争取机会?

当被认为差不多也能轻松度日时,你是否也像她一样热血拼搏,挖掘更强大的女性力量?

宋玺的故事,不仅记录着青春无悔,同时,也见证了女性力量的成长。

在海军陆战队这个由男性占主导的领域,宋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女性的力量,同时,她也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够鼓励更多女性行动起来,为自己证明。

或许,女性在某些领域的发展环境还有待提升,但只要大家都行动起来,推动性别平等,女性的力量,就会发挥更强大的力量。


网易女人×宋玺 采访实录:

网易女人:对最美退役军人称号的认识?

宋玺:我不是特别喜欢这些标签,但我能理解,对别人来说,认识一个人肯定会借助标签。“最美退役军人”这件事,我认为各行各业都需要找出一个代表,他和别人有所不同。对我而言,我在大学生群体里和其他人有不同之处,但也不代表我有多优秀。

这个标签对我来说其实是有一点压力的。“最美”标榜的是一些比较吸引人的特质、被当代主流社会承认的闪光点。如果这个标签对其他人或者对小朋友有帮助,让他们知道也有这样的人生可供选择,能起到一点激励作用,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我的个性会让我在受表扬时感到不好意思,但是这也算一个让我自己不要变坏的动力吧。

网易女人:你似乎做什么事情都能成功,你自己怎么看?

宋玺:其实当兵这件事情,我不能说自己成功了。如果是成功了,那应该一直在部队并且取得一定的成绩。但就目前对我来说,算是人生中的一种体验吧,说大一点是给我抹上一层鲜亮的军人本色,这就已经很知足了。就学习而言,我和我身边的朋友相比,很多方面还是有差距的。

但是我们不能总是跟别人比,我只是觉得我自己喜欢做什么、认可做什么,我就去做,我并不觉得我一定要比别人强。

网易女人:部队带给你哪些改变?

宋玺:我一直是一个比较喜欢享受生活的人,现在我知道有很多事情是需要我去做的,会主动去承担一些责任。我以前不认为自己能做点什么,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去做一些事情,当然如果做不成,我也不会嫌弃我自己。

网易女人:你觉得男兵和女兵之间有哪些差别?

宋玺:男兵和女兵的差别很大,我刚进部队时觉得,虽然我是女性,但是我也能做男性可以做的事情,但事实并不是这样,如果你非要和男兵比身体素质,十有八九是比不过的。

部队生活让我发现,一来自身身体条件受限,二来男兵和女兵确实是不对等的,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逼迫自己做不擅长的事情,把自己能做的、想做的、擅长做的事情做到最好就可以了。

在我们连队,班长对女兵的要求还是很严格的,女兵决不能比男兵差,即使你可能跑不过他们、打不过他们,但是作风上也一定要比他们强。

我刚下连队的时候,班长让我们拳卧撑,地面上有很多小石子会硌得手疼,男兵班长看到后就会对我们班长说,你不要对人家这么凶。我们班长就会很生气,说:“你们撑着,看能不能撑过他们男兵。”男兵可能希望女性示弱,但是我们的士气还是在那里,不能让男兵笑话。


网易女人:如何看待“保家卫国是男人的事情”这种观念?

宋玺:现代化战争并不只是体力的较量,更多的是科技的较量,女性在这方面没有比男性弱。我当兵训练到半途时也想过,女兵的优势是什么。后来我发现,如果真的在战场上,女性有很多特质,是可以做男性做不到的事情。比如说,大多数男兵是很冲动的,有些环境他们是应付不了的,都说男性“临危不乱”,但我觉得女兵其实是比男性更“临危不乱”,而且女兵想问题会很细致。

对于保家卫国,男性负有责任,女性也有责任,我们会做我们更擅长的事情。如果男性非要一直保护我们,我们也很乐意。我们不是非要抢着去上战场,但是不能剥夺我们保家卫国的权利。

网易女人:你对外国女兵印象如何?

宋玺:我个人觉得我们和外国还是有一些差别的。在外国海军中,她们总会有一位女舰长在,但是中国海军的女舰长是非常少的。舰上会有女性作为基础人员,但是指挥官数量上会少一些。在我国女性当兵的比例就很少,当然这和中国的社会现状是紧密相连的。

网易女人:“小二侠”的昵称有什么特殊含义吗?

宋玺:我有个外号叫“宋小二”,大家都觉得我有点二,我从小爱看武侠小说,觉得人都应该有点侠义精神,所以就叫“小二侠”。

我比较喜欢古龙,他刻画人物都比较细腻,会描写很多人性的冲突,金庸在我看来太英雄主义了,我觉得不是特别现实。

其实当兵和喜欢侠义精神也有关系,在当今社会,当兵应该是和侠义精神最为接近的了。

网易女人:你如何理解所谓的“女性气质”?

他们很多人说我像男孩子,还说我的声音和我的外表不搭,小的时候也有人会叫我假小子。我现在的穿着打扮和我的行事风格,是因为我觉得这样舒服、方便,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能可爱、柔美。这就是我的个人气质。

心理学在出一些调查问卷的时候就会非常注重男女的平权,会避免使用明显男性化或女性化的形容词,尽量用与性别无关的词语代替。设计问题不会偏激,但也把守着底线,所以我觉得学心理学还是有益的,避免偏激。


网易女人:父母对你的性别观念有怎样的影响?

宋玺:从小,我妈就不会跟我说什么东西是女孩子不能做的,我妈是一个自强不息、很平权的人,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凡事我都会尊重自己的选择。当自己没有方向的时候就看书,书上有很多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。

我妈妈现在也是短发,她以前也妥协过,觉得自己留长发很美,但是后来发现还是短发适合自己。我也试过长发,但是我觉得不能拿发型来定义一个人,我喜欢什么发型我就留什么发型,自己要对自己有做主的权利。

现在很多公众号号召女权,我不喜欢女权主义,我比较认可女性主义,我更关注男女的平权,而不是女性就一定要怎样,男性就一定要怎样,我觉得这太偏激。

网易女人:你对另一半有怎样的期待?

宋玺:我和前男友分手和他的性别观念有关。

那时候我正在护航,当时觉得他挺有思想的,就开始恋爱。后来他说喜欢女孩子留长发,就逼我留长发,并且说你不留长发就是不喜欢我。我很生气,我妈养了我20多年,都没逼着我留长发,你有什么胆量逼我留长发?所以我就和他分手了。我认为他是站在一个男性的角度,认为找一个女朋友就是他的附属品,应该听他的摆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