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高层写字楼职员长时间等电梯成常态 有人甚至为

17日上午8:20,在济南东部一高层写字楼一楼,等电梯的人排成长队。 记者刘玉乐 摄

陈圆圆辞职了。原因与一部电梯有关。在一个月中,因挤不上电梯,她的5次签到打卡显示“迟到”。全勤奖没了。与分管人事的“那个女人”吵一架后,她辞职走人。她发誓,再找工作要挑一个不在写字楼里办公的,哪怕是筒子楼里。

陈圆圆遭遇的,是写字楼白领们要克服的新问题——垂直拥堵。拥堵,是城市不可或缺的元素。横向拥堵,正在借助地铁、BRT、卫星城等手段进行改善和克服。“垂直拥堵”却在城市办公环境中越来越普遍。城市拥堵,换一个维度再来!

每天的匆忙

“还是忍一忍吧,大家不都这么挤过来的嘛!”“早起半个小时不就行了!”对于闺蜜的劝说,陈圆圆一句话怼回去:“老娘起得还算晚吗!忍够了。”家与原工作地距离,至少40分钟时间。她6点起床,做饭,喂孩子,急忙收拾后,7点出门。遭遇堵车心里就发慌。到了写字楼楼下,必须一路小跑着,看着电梯门口黑压压的人头,就无法压制内心的不爽。

一座写字楼,塞进上百家企业。早上8:30和9:00,是所有城市,大大小小公司设置的集合时间。职员们需要在这个时间节点前,冲进办公室,倘若不能优雅地泡杯咖啡,至少要在打卡机上留下签到。打卡是对员工最直接、简单和粗暴的管理。这种考勤,致整个城市在匆忙中度过:匆忙起床,匆忙离家,匆忙赶车,匆忙上楼,匆忙打卡……

济南和谐广场商场的直梯,在中午和晚间高峰期,拥堵已成常态。耿小妹已在旁边写字楼里工作6年,中午下班后,她通常选择去和谐广场5楼美食大排档吃快餐。曾经乘坐直梯是最快捷方式,但如今她宁愿乘坐商场的扶梯,一层层地“转上去”——这样比等电梯还要快一些。6年前,他们公司入住时,不管是写字楼还是商场直梯都很快速,但后来不行了。每天早上要排队上电梯,中午等候下楼,步行到商场里,乘坐扶梯抵达吃午饭——这已是日常程序。 挤出仪式感

写字楼、商场、医院,直梯外都有黑压压的等待人群,翘首看着跳动的数字。而写字楼电梯间里的“新世相”,更让人啼笑皆非。四周没有认识的人,会刷刷手机,在焦急中关注着时间跳动和电梯数字。如左右有熟人,会闲聊或寒暄几句,吐槽几句“这么慢”,然后彼此拿出手机刷,间杂你一句我一句聊天应答。看到手机上跳出这样一个段子:躲过了龟速缓慢的早高峰,却被写字楼大厅黑压压的后脑勺打败。30岁的林勇一笑——“这特么不就是说的我的日常吗?”

林勇认为,济南与北上广最大的相同,应是在写字楼里挤电梯。在这方面济南反而更有优越感,自己花在这方面的时间,应比北上广的职员们少很多。林勇每天要花费至少10分钟才能上楼。

挤电梯、打卡,让工作日更具仪式感。

中午又在重复着垂直下行的拥堵。比起早高峰的乌压压一片,这种拥堵不算明显。但对职员们来说,在不短的等待后,轿厢打开,自己挤不进去的感觉是失落。而勉强挤进去后,被“滴滴”超载提示音撵下来的感觉是尴尬。

禁“逆行乘坐”

林勇工作在济南东部CBD区域一座写字楼。30层的楼层,有6部客梯。为提高通达率,电梯控制成高、低两个区。他曾测算过早高峰一部电梯的运行时间:高区电梯从门合上到下一次门打开,接纳另一拨人进入,时间为4分多钟。低区电梯运行时间为5分多钟。而他那一次排上电梯花费15分零9秒。自己要等待3个电梯回落才能进入。

尽管“逆行乘坐”为人所不齿,但在高峰期,却是一些人屡试不爽的行为。或机灵讨巧,或偶尔无奈,或习以为常。

济南西客站片区楼宇正在加入垂直拥堵大军。济南西站旁边的一座写字楼电梯厅,贴着醒目的“禁逆行乘坐”提醒,但早高峰期,电梯门打开后提示下行,还是有人“义无反顾”地迈进去,下至地下停车场3层,再乘坐向上。还有人先走步行梯下行,到底层后再乘电梯。比在1楼“傻傻”排队,省了至少一半时间。

保安李新华,每天早上从8点到9点半在电梯间执勤。他的工作是,维持秩序,在最短时间里将3000人送上这座大楼。这座写字楼有6部客梯,但实际上高峰期运行着8部电梯。旁边的一部消防客梯和货梯也被“征用”。

每天早上,李新华喊得最多的是“再下来一个”“往里走走”“等一下趟吧”“先下后上”。李新华面对“逆行乘坐”视而不见,“地下停车场里,反正也有人上来。”事实上,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,没有人认真分辨电梯是否逆行,跟随别人先进入才是最好选择。

网络上有人将乘电梯称为“诺亚方舟”,“只管先上船再祈祷”。

拥堵已入下半程

不管是在一线城市北上广,还是在济南、青岛、郑州等正在发展的城市,未来,垂直拥堵还会加剧,并覆盖更多楼宇。截止到2018年12月21日,济南2018年新审批公示开建高层商务楼宇、配套公建(不含住宅)项目数量为79个。具体到商务楼宇的栋数,济南为232栋左右。

中国摩天大楼的建设数量和速度已位居全球首位,据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(CTBUH)数据,2018年全球有230栋高度超过200米(约为40层)的摩天大楼竣工。其中,中国占了60%。深圳已建成和封顶超过200米的高楼数量已达106栋,武汉也达到45栋。这些摩天大楼,正在尝试增加电梯数量以改善通达性。

美国“911事件”中的世贸双塔里,工作人员超5万人,每座楼设置100余部客用电梯。即使如此,在上下班高峰时间,还是发生拥堵,职员乘电梯花费时间有时长达半小时。

垂直拥堵与写字楼的出租率正相关,但并不意味着出租率达到90%以上才会出现。只需达到60%,拥堵就会出现。尤其在一些软件、呼叫、电子商务等人员密集型企业集中的楼宇里。

针对“垂直拥堵”的破解努力一直都在进行。新建写字楼,增加电梯数量,使用高速电梯。已建成的写字楼,通过优化电梯算法,设置高低区、单双层等各种方式改善。尽管如此,电梯还是经常被吐槽算法“脑残”。电梯的通达性,已成为评价写字楼等级的标准,也成为写字楼营销的卖点。

辞职后的陈圆圆,应聘到了一所学校工作。她此后将不会再忍受挤电梯的苦恼。

原标题:城市拥堵:换一个维度再来

值班主任:田艳敏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